美文欣赏-经典美文-高中励志美文-优美散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美文频道 > 长篇连载 >

杏花泪(处女作)续

发布时间:2020-11-29源自:学习库 作者:冲刺高考网阅读( )移动版阅读>>


(五)

        杜明传家里拢总三间屋:两房头,一厨屋。杜明传与父母各占一房头。杜明传是单传,父母对他自小娇惯,养成了他吃喝玩乐,游手好闲的恶习。此时的杜明传是掩不住的满心狂喜,张罗着杀鸡斩肉,炸鱼爆虾,忙碌团团地准备宴请吴杏花与丁小才夫妇。宴席上,丁小才夫妇有意识地向杜明传、吴杏花频频举杯,开玩笑说是喝他俩喜酒。杜明传不置可否地嘿嘿笑着,吴杏花却红着脸一个劲地说:
        “不要瞎讲,不要瞎讲。”
        酒醉饭饱筵席散,丁小才打着饱嗝与他微含醉意的妻子回转自家屋里。
        到此为止,丁小才夫妇似乎已完成了当配角的使命。大网全部撒开,只等杜明传自己收网了。一网打尽,还是鱼死网破?这个羊羔与饿狼决斗的危机时刻即将到来......
        小镇的冬夜来得特别早。天擦黑,人们都已吃了晚饭,在房里看起了电视。杜明传、吴杏花旅途劳顿不说,到家里又忙了一天,也实在很疲倦了。杜明传让吴杏花与母亲睡在自己房里,自己睡在父母房里,这样使吴杏花有了一种安全感,对杜明传更加增添好感。这是杜明传的“棋高一着”,他克制着中烧的欲火,为的是更酣畅的发泄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,杜明传用自行车带着吴杏花到玲珑镇集市,商场,影剧院兜风亮相。人群中有艳羡的,有鄙视的,有嘲笑的,有咒骂的,有当面恭维一番的,有背后指指戳戳的......犹如一块石子投进河里,泛起层层涟漪。吴杏花的出现,打破了玲珑镇的平静,展露了人世百态众生相。
        晚饭后,杜明传用微含歉意的口气,叮嘱吴杏花:
        “杏花,我有点事,出去一会儿。你洗洗澡,换换衣,早点睡吧。”
        他父母毕竟年迈糊涂,满以为儿子带回个女的,而且很亲热,总是自家的媳妇了。也不想想年龄相差几十,是否合适?于是下午借故去亲戚家而有意回避了。吴杏花呢,头脑简单得令人惊诧!她轻信杜明传的话:他父母晚间会回家。他把杜明传想得太正人君子了。
她想:他尊重她,是不会侵犯她的。于是,她热热乎乎擦身洗澡,换了身新买的内衣裤,舒展着
兜了一天风的疲惫身子,安然入梦了。
        ......朦胧之中,觉得喘不过气来,女性的自卫本能促使她梦中惊醒。可怕的现实呈现眼前:自己的嘴正被一张热烘烘带烟酒味的大嘴压住,他——杜明传,用铁钳般的双手紧搂着自己。吴杏花拼命挣脱,哭着求他别这样。但此时此刻的杜明传撕下了一切伪装,他放了本钱,现在到了本利双收的时候。他脱得赤条精光,钻进吴杏花的被窝,抑制多日的欲火在燃烧,他根本无视姑娘的苦苦哀求,他扯开了姑娘的内衣,撕破了姑娘的内裤......已入虎口的羔羊,又能挣扎多久?姑娘细腻白嫩的处女身正在被玷污,当殷红的处女血滴在洁净的床单上,姑娘痛苦地闭上了双眼,任泪水尽流......杜明传,这个可恶的色鬼,在得到兽欲的极大满足后,还厚颜无耻地一边抚弄着姑娘青春的胴体,一边甜蜜蜜地说着动听的话语:
        “杏花啊,别难过了,嫁给我吧。别看我年纪大,我不会亏待你,我喜欢你,我的小心肝,小宝贝......”
        吴杏花到了这般地步,也无可奈何了。她吃了他的,穿了他的,用了他的,虽然心里不愿意,不甘心嫁给这样一个半老头,但是自己的清白身子已被他占有,也只有跟
他了。这个在宁波乡下长大的姑娘,受世俗影响,产生了畸形心理......

(六)

三天里,杏花以泪洗面,在悔恨交加的矛盾深渊中挣扎!杜明传极尽软语呵护之能事,以软化杏花受伤之身心。杏花从小受阿娘(宁波方言,即祖母)传统风俗的熏染,此时占了上风,看杜明传对自己宠爱有加,就决定随了他。于是决定回宁波老家,与阿娘、爹娘作最后痛别!
        三天后,吴杏花由杜明传陪同踏上了回宁波的心酸之途。
        天色阴沉,杜明传随吴杏花到了宁波。他们住进了一家私人旅馆,一夜的畸形“恩爱”,且不去说,第二天,吴杏花在去娘家的汽车站与杜明传分手,约定三天后在原地碰头。
        虽然是冬季,宁波比较地处长江三角洲的玲珑镇要暖和得多。可是吴杏花觉得特别冷,为了不让家里人看出破绽,她不敢将杜明传为她翻的行头穿戴回家。顶着寒风,吴杏花瑟缩着身子,走在通往娘家的青石板路......
        到了家里,八十开外的老阿娘迈着小脚,与爹娘喜出望外围着杏花团团转,阿娘一边忙不迭地拿出阿姑从上海带来的老大房的糕点,让杏花品尝;一边又捧出小阿叔从香港带来的珍珠耳环喜滋滋地给杏花戴上,记得杏花七岁时,阿娘就亲手用穿耳针,为杏花穿了耳朵眼,今天倒派上用场了。
        珍珠温润地在杏花娇美的粉嫩脸颊上发散出柔柔的醉人的光泽,愈加显出杏花的美艳动人!阿娘用微微颤抖的露出青筋的双手,轻抚着杏花的俏脸,喜泪盈眶,对孙女的宠爱之情尽在涌流的泪水中!
爹娘看见宝贝女儿冻得通红的脸蛋,心疼得要命!连忙烧糖煮蛋、炸猪油白糖年糕,从樟木箱里取出托人到上海带来的新款羽绒衫替杏花披上......看着这一切,杏花鼻子酸
酸的,强忍泪水往肚里咽。三天里,杏花拼命帮家里做事,一改过去爱说爱笑爱唱的脾气。爹娘以为这是杏花学校里功课多的缘故,也没多加思虑。只是好菜好饭、热汤热茶,用乡下人的淳朴表达着他们对女儿的爱!阿姆(宁波方言即母
亲)看见外面现在又兴盛戴金银首饰,她想,宝贝女儿的手上也不能没有“黄货”(宁波方言即金器),因此就将杏花外婆给自己的老凤祥银楼的龙凤戒给了女儿,这无意之中倒成了杏花的“陪嫁”,不啻成了对传统旧俗的强烈讽刺!
        夜深了,杏花还没合上双眼,她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,爹娘一高一低的鼾声,泪水从秀目中涌出。她在心里哀诉:“阿娘、阿爹、阿姆,孙女、女儿不孝,被人破了身子,没脸留在你们身边,只能跟那人走了。”悲悲切切,心如刀绞。

真是:

悲苦女儿心,
失足酿千恨。
循规守旧俗,
作茧缚自身。

        天色微明,杏花起身。老阿娘硬要下床陪孙女说话。爹娘却忙于升火做饭,为杏花打点行装。自制宁波印糕、芝麻番薯饼、五香茶叶蛋......塞了满满一拎包。行将离家,阿娘拉着杏花的手,舍不得放下;阿爹关照女儿放寒假早点回家,阿姆将女儿送到汽车站。
        当汽车徐徐开动,阿姆挥手叮嘱女儿:“路上小心!”时,杏花的泪水情不自禁夺眶而出,哽咽着向阿姆道别:
        “阿姆,侬搭阿娘、阿爹自己保重......”
        烟尘滚滚,汽车载着杏花离开了她自小生长的土地.....

(七)

        车窗外景物急移,杏花无意浏览。到了终点站,杏花心情沉重地下了车。一眼督见杜明传正心急火燎等在站头上,看见吴杏花连忙三步并作两步,急吼吼地赶过来,接过杏花手中的提包,叫了一辆出租车向私人旅馆开去......
        第二天,两人风尘仆仆,又抵外语专科学校所在地——丽水。杜明传借宿于附近旅馆。吴杏花到了学校,向校方提出退学。轻率的姑娘又一次作出轻率的举动。你是被诱奸失身的,你完全可以依靠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权益。你大可不必为一个道德沦丧的色鬼作出牺牲!少女的贞操已被他野蛮夺走,青春的胴体,又为何甘愿长期成为他泄欲的工具!
        醒醒吧,杏花姑娘!时至九十年代,“失身于谁就嫁谁”的从一而终的封建意识,快些丢弃吧,不要再沉于噩梦的深渊而不能自拔......她终于办理了退学手续。
        在整理衣物行囊的时候,把自己要嫁给杜明传的消息偷偷告诉了几个知心女友,并约她们到旅馆与杜明传见面。少女们都以为吴杏花嫁了个阔老板。在拜金主义风行之
时,年龄的悬殊已不使少女们惊异,相反,在她们眼里还流露出羡慕。看杜明传装束:油光光的大背头、亮闪闪的金属架茶色镜、麦尔登呢大衣、西装笔挺、皮鞋铮亮,可谓气度不凡。他在丽水最大的一家饭店,用丰盛的酒肆款待杏花的
女友,让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咂舌不已。酒席上清秀的吴杏花配上那时髦的衣着,更添几分少女的娇美。然而淡淡的微笑里,却透出心灵的痛楚。女友们还以为杏花怕难为情,不好意思大声说笑呢。她们嬉笑着,向吴杏花、杜明传这对
未经法律认可的老夫少妻举杯祝福!祝福什么?又是一群盲目无知的少女!
        晚八点,丽水火车站的橙色灯光,照在杜明传得意洋洋纵欲过度的长脸上,他拥着吴杏花娇小的身子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他与杏花一起向杏花女友们告别。
        “呜呜......”汽笛长鸣,是在催促杏花猛醒,还是在为杏花的沉沦悲鸣?!

后记

         此篇【凌波园原创短篇小说】《杏花泪》是我的处女作,写于1990年7月。时隔23年,才想到在网上发表,也是对那个年代的纪念!
        23年前,我生活在“蛙鸣蝉唱、小桥流水”的江南水村。其时民风淳厚,乡情浓郁,恰似忘却烦忧的世外桃源。偶遇友人,聆听了发生在小镇上的这个真实故事。
       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“杜明传”、“吴杏花”的原型,只不过在作品中易姓改名罢了。“吴杏花”曾到过我门市部购物,有人请她写了一段英语自我介绍,让我鉴定:书写流畅,字迹漂亮。遂愈加为其叹息!据说,因无合法手续,不允许生育,她已在镇医院做了一次“人流”。
        我的祖籍毗邻宁波,很了解当地的世俗风气,所以很理解杏花的畸形心理,那是有历史渊源的。原型自小受老祖母传统风俗熏染,“从一而终”,根深蒂固,致使其迈不出抗争之步!
        据传,原型家人在失去原型音讯后发疯般四处寻找,老祖母哭瞎了双眼......

有诗为证:

娇花旧俗熏,
受折不思争。
家人泪洗面,
我更义填膺!

        “狂风折花花将毁”,我感到压抑悲愤!这样的事竟然无人过问!难道必须姑娘自己抗争吗?迷途的羔羊何时回头?
         为此,我不顾气候炎热、蚊叮虫咬,放弃了午休,缩短了夜眠,用我的一支拙笔写下了这个真实故事,意欲唤起吴杏花们的如梦初醒!

1990年7月29日
作于灵甸镇——海桥村

    打赏

    取消

    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  扫码支持
    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   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    您的一点点爱心支持,足以让我们有坚持下去的动力!

    欢迎分享转载→ 杏花泪(处女作)续

    上一篇:我的局长朋友

    下一篇:他奶奶的

    相关文章

     

    收藏本站 -美文好句-情书范文-名家散文-节日祝福-长篇连载-校园美文-励志语录-原创随笔

    Copyright © 2017-2018 冲刺高考网 版权所有

    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