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欣赏-经典美文-高中励志美文-优美散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美文频道 > 长篇连载 >

天上人间

发布时间:2020-12-07源自:学习库 作者:冲刺高考网阅读( )移动版阅读>>

 

 

1

临近秋天的黄昏,愁云惨淡。一丝凉意袭来,莫名心烦意乱开着那辆破旧帕萨特,在崎岖山路上如蜗牛爬行。路面坑坑洼洼,仿佛经历了一世的岁月沧桑。

恍惚间,忽然风雨交加,两旁松树林东倒西歪。雨点洒落车窗,眼前一片茫然除了风声雨声,车里还是那般死寂空洞。

莽仔又一次催命似打电话这是今天他打的第六个电话,之前五个我都毫不留情地挂断。我知道这厮儿只要打电话,就绝对没有好事。不是找你借钱就是朋友孩子读书、亲戚住院,没完没了。

去年某天,他打电话“放水”,利息三分、四分,利滚利。哥,错过了个村,就没个店,今天十万,转手两万多利息就进包。你借我十万去放贷,利息平半分!他说得眉飞色舞,把我当成提款机。

我在电话里慢条斯理地说兄弟,深水之鱼,死于诱饵,你贪图人家牛儿,人家窥视你母牛,天上哪会掉馅饼

这厮儿装着听不懂我话,大声兀气地说哥,我没读几本书,听不懂你那些鸡巴文绉绉的话。反正,我知道你当县长不缺那点钱。我现在打烂仗,就想借钱生仔。你自己看着办,借不借由你,爹死的时候怎么说的......”

他知道我软肋,每次开口,只要我犹豫,定拿爹临终遗言吓唬我。每次,我都乖乖替他办事或者慷慨解囊。

这就是混账弟弟,害得我一辈子精打细算、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那点儿私房钱全打了水漂,还不断借钱给他。为此,我和妻子闹离婚,官帽都差点整脱。

我实在找不到合适词语来歌颂他。有次气急了,脱口骂道:你这个厮儿!

一路风大雨急。出于安全考虑,我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,接了电话。莽仔冲我发着脾气:

“哥,搞啥子名堂才接电话?急死人了,要出人命!”

听着也吓一跳,赶紧说:

“啥子事嘛,心急火燎的,我开起车呢。”

他气喘吁吁地说:“你赶紧转万在我手机上,有人喝敌敌畏了,拿来救命!

我没好气地回敬道:“别人喝药关你毛钱的事?我没钱,卵子掉在面前!”

“哥,不要说粗话嘛。是这样的,我和凤儿离婚,耍了女朋友叫芬儿,现在我不想和她,和凤儿复婚。想不通,就喝敌敌畏,送到医院抢救,不交钱不做手术。哥,你不借钱抢救芬儿,她死了,我要坐牢,你不能眼巴巴看我坐牢啊,爹临死的时候......

这厮儿反倒比我冷静,我知道他又要利用我软肋。我缓和下来,果断地打断:

“不说了,两万没有,我现在卡上只有万。

莽仔不假思索地说:万就万,人命关天,赶快转过来。”说完挂断电话。

我一头雾水,心想救人要紧,赶忙从手机上调出银行卡号,输入万数字,手指轻轻一点转过去。刚按键,手机就显示已收款收钱动作快如闪电。

最近因工作调整,心情像冰窟窿,干啥事都没精打采。我正好好当着副县长,分管全县教育卫生两大行业,前几天突然从市里空降一名副县长接替我,我到县政协当副主席。这不是癞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,政治前途被按下暂停键。我去找县委书记李厚仁说理,李厚仁转弯抹角地说“你这次职位变动,可能与最近扫黑除恶有关联......”

听了李厚仁话,气不打一处来:“大家都清楚,我在清远县干这么多年,没当过谁保护伞,我和黑恶势力八竿子打不着

“打住!打住!”李厚仁打断我说:“不是说你有啥问题,你仔细想想......”

李厚仁说着说着像吃饭哽着,鼓起腮帮子,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。

“你他妈有屁就放,我到底犯了啥错误?死也死得明白!”我气急败坏地大声吼叫

我和李厚仁出生在清溪河畔桐花村,一长大,后来都在清溪镇工作搭班子,我他年龄,说话直来直去。但自从当了县委书记,城府就深多了,动不动发脾气吼人,背地里机关干部都叫他“李吼人”。找他汇报工作只讲半句话,从不直接表态,要么打个哈哈,要么拍你肩膀,让人云里雾里。我吃了二十多年行政饭,就没学会这招,怪不得老是在副县长位置遛弯儿。在镇里他是书记,我是镇长。他当副县长,我当镇书记。他当县长,我提拔副县长,他任县委书记,我还是副县长,仕途上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。大家都才四十出头,热火朝天,他说不定还能干厅级、省级。本以为凭我俩关系,下步进常委班子,常务副县长是不成问题的。人算不如天算,这下全他妈泡汤

李厚仁被我将军,有些不愉。但他隐忍未发,委婉地说:“政协是个好单位,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,要珍惜组织好意,去好好干

他拍着我肩膀,拉着手使劲地摇,我哭笑不得。

李厚仁这一拍一摇两招,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但还是鼓起勇气说:

“李厚仁,杀人不过头落地,给我来痛快,我到底得罪哪尊大神,为啥突然抹了副县长?

“不要冲动,稍安勿躁”李厚仁见我较真,又把我拉坐下:“本来这是保密的,你盯着问,我不妨透露一下。牵涉你弟弟的事情,你想想,组织上怎么平白无故动你?”  

我弟弟......我弟弟怎么了?我还想争辩,突然想起两个月前,广东警方突然从天而降,把莽仔走。后来经广东朋友打听,才知道莽仔涉及一桩绑架杀人案件,带去协助调查我像放了气的轮胎,顿时瘪了。

两周前莽子被放了回来,工作搞脱了变得沉默寡言我几次追问情况,他避而不谈。我气不过,跳起来指着鼻子指责

“这么大的事,为啥不给我?我是你亲哥哥啊!

“不要逼我,哥,我有做人的原则,警察都放我回来,我能有啥子事

莽仔嘴壳子硬,无论我如何歇斯底里,不吐半个字儿。

“你不说,那好,今后你的事我管不着,随你咋整!”我下了最后通牒。

“不管就不管,活人还怕尿憋死?”说完,眼泪唰唰往下掉。

我懒得理他,开车回到县里。

我恍然大悟,又是这个厮儿给我惹祸了。李厚仁的话我明白,这次职务调整,和莽子两个月前被抓有关,组织上是否掌握了他涉黑的证据,是否把我当成了保护伞?越想越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

回到家里,黑灯瞎火,一个人突然觉得落寞孤单。因为经济问题,妻子和我闹离婚,我不签字,她搬出去了。孩子去外地上大学,我成了孤家寡人。自从宣布去政协工作后,门可罗雀冷清得掉颗针都听得到,连打电话的人也寥寥无几。哪像过去,每天都有几拨人在门口候着,一回家就热闹起来。这骨子里才感受到人世的苍凉现实的骨感。

弟弟是个无底洞,工资一半捐献给他,每次都说借,从来就没见他过还钱。开始还记记账,后来懒得记了,记了也白搭。我曾催过还钱,他阴阳怪气地反问:“谁见过有老虎借猪能还的?”气得我无语。

躺在床上横竖睡不着,脑子里把前世今生像捣镜头似鼓捣一遍,越想越觉得索然无味。瞧你混的!我把自己骂了一句。眼睛突然停在卧室墙上挂着的那幅照片上。那是换届时清远县四大班子合影,我站在第二排中间,西装革履,意气风发。李厚仁第一排正中,满面红光,春风得意。我突然像打了鸡血,自言自语道,当政协副主席有啥不好,还是四大班子领导

天刚亮,索性下床,匆忙洗漱完毕,打算去医院看看芬儿抢救情况。她是城郊结合部村小音乐老师,长得挺漂亮。我去学校检查工作时,她正在给学生上音乐课。见校长带着我走进教室,她带着学生鼓掌。后来在教师文艺调演中获得个人演唱第一名,我亲自颁奖,所以印象深刻。芬儿如何与莽仔搞在一起,为他寻死觅活,在我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我驾车赶到县人民医院,在走廊里碰到莽仔。他对我的到来很意外诧异地说:“哥,你怎么来了?我以为你不管我们

“周末无聊,反正闲着,来看看情况。芬儿如何?”我问我的到来他似乎有些感动。

“这次要不是哥借钱,芬儿就抢救不过来。芬儿活不成,我就死定”莽仔边说边快步往病房里走。

芬儿已苏醒,躺在病床上发呆。见我进来,挣扎着坐起。我走过去说:“芬儿老师,你躺着别动。”

芬儿躺下,两只肿得像樱桃似的眼睛看着我。看了很久,似乎认出我来,惊讶地说:

“李县长,你怎么来了?”

我说:“我怎么不来?莽仔是我弟弟,他把你害成这样,我不来行吗?”

莽仔在我身边干咳两声,意思在提醒我别乱说。我懂,不吭声。

这时,病房外医生大声叫喊芬儿家属,去三楼领报告单。

莽仔是芬儿在医院唯一“家属”。他说:“哥,你帮我照看一下芬儿,我去拿检验报告。”

我说:“你去吧,这里有我呢。”

病房里剩下我和芬儿,气氛有些尴尬。

过一会,芬儿打破沉默说:“李县长,我不知道你是莽子哥哥。你去我们学校视察,还给我颁过奖哩。

    打赏

    取消

    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  扫码支持
    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   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    您的一点点爱心支持,足以让我们有坚持下去的动力!

    欢迎分享转载→ 天上人间

    相关文章

     

    收藏本站 -美文好句-情书范文-名家散文-节日祝福-长篇连载-校园美文-励志语录-原创随笔

    Copyright © 2017-2018 冲刺高考网 版权所有

    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