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欣赏-经典美文-高中励志美文-优美散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美文频道 > 校园美文 >

荒宅惊魂

发布时间:2021-04-12 源自:学习库 作者:冲刺高考网 阅读( ) 移动版阅读>>


【灵异小说系列】之
  
  荒宅惊魂
  老榆木
  
  一九六三年的深秋。
  正值新中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时期。
  受了常年无雨大旱的玉茭,可怜巴巴地长着瘦瘦的棒子。即使是这么点痹籽儿,也得收回来呀。所以,全队的人,都到大田里收痹籽儿玉茭去了。
  临走时,父亲对徐作栋说:“孩儿啊,小队灶房烧着水,在锅腔的火里面烤着几十个红薯,大人不在,你一会儿给咱去翻腾一下,不要烤焦了。”
  “噢,知道了。”
  徐作栋理解当队长的父亲说这话啥意思,他是想在人们没下工回来之前,让他先去吃几个烤红薯填填肚子。时间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得赶快去队部灶房翻腾烤红薯,迟了就有烤焦的危险。
  “奶奶。我去队部灶房了啊。”
  “你去干甚?”奶奶戴着老花镜,手里抓着纳了半截的硬鞋底,把脸硬贴在窗户下方一块小小的玻璃上,隔窗望着年仅五岁,饿得皮包骨头的小孙儿徐作栋,两行清泪凄然而下。
  “吃烤红薯。”
  小徐作栋在奔出大门后,还不忘扔给奶奶最后一句话:“我吃上一个,再抱上几个回来给爷爷、大(土话爹)、姐姐吃。”
  三小队的灶房设在一个无人居住的荒宅里。这座荒宅久无人居住,破败不堪,杂草丛生,白天也感觉阴森森的。
  他原本是不敢独自一个人去那座荒宅的,因那座荒宅很恐怖。打自能听懂人话起,小徐作栋就不止一次听人们讲荒宅里的怕事。
  “那院子里住着一窝猫精。”这是一位老爷爷说的。
  “听说,就是白天,里面也时常有动静。”这是位大叔的原话。
  甚至,他还听到过有人绘声绘色地讲荒宅里猫精半夜娶媳妇的事,说是荒宅的一个邻居李老汉,有一夜起来上厕所,听到荒宅里热闹非凡,像是在娶媳妇。
 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黑的下半夜。
  李老汉的家与荒宅没有隔墙,中间就只用一排低低的篱笆隔开。厕所就在篱笆旁边,站在他家厕所,能看到荒宅里的大部分。李老汉也许是吃坏了肚子,睡到半夜忽感内急,连裤子都来不及穿,赤着屁股便跑到厕所拉稀。正拉间,忽见荒宅明如白昼,紧接着便传来很多人的说话和嘻笑声,特别让李老汉吃惊的是,只听一个男人尖厉地嚎叫着说:“新娘来了,奏乐。”于是荒宅立即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。李老汉是个油匠,经常在丧家给死者画完棺材后,后半夜独个儿回家,在村里是个有名的大胆儿。李老汉好奇心大炽,心想还真闹鬼了?我走了一老辈丧家,还没有见过闹鬼是个什么样子,今晚碰上了,何不进荒宅去看个究竟开开眼?于是,李老汉赶快拿了块砖头擦了屁股,屁股还没擦净,便赤身裸体地从低低的篱笆墙上翻了过去,进入荒宅。谁想人刚走到荒宅的当院,人的说话声、锣鼓声突然没有了,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漆黑。李老汉向破败的北屋望了一眼,见破屋内有十数个闪光物体来回跑动,李老汉往近处走了走,看清了,是十几只硕大无比的猫,一个个瞪着明溜溜的圆眼睛,一齐瞅着他,其中一只猫突然开口说:“老邻居,老伙计,你来了?屋里请。”
  另一只大猫发出妇人的声音:“嘻嘻,大家看,李老汉赤着屁股,那肉棒槌还在下面摇晃呢。”
  “是吗?让我噍噍男人那大球是个啥模样?”又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,听上去年龄不大,想必没见过男人那球玩艺儿。
  “哈哈哈哈。”
  破败的行将坍塌的北屋内,响起一阵的哄堂大笑。
  “我的妈呀!”李老汉大惊失色,心脏剧烈地跳动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扭转身狂奔而出,一步跨过篱笆墙,一头钻进屋里,用被子蒙住脑袋,不住地在被窝里打颤。没几天,李老汉便得了一场大病,差点要了他的老命。
  所以,年幼的徐作栋心里很是害怕。
  徐作栋走到荒宅门外,探头先向院子里望了望,又用耳朵听了听,没什么动静。但没动静他也不敢进,小腿儿刚迈进门槛,又急忙退了出来,小心脏嘣嘣地跳个不停。
  “咱还是走哇,这红薯,咱不吃了。”徐作栋决定不进了,转过身来就要离去。走了两步,忽然想起父亲的话;“你去翻腾一下红薯,不要烤焦了。”是呀,小徐作栋想,父亲明明有交待,让去翻腾一下烤红薯,吃不吃红薯到是其次,要是把红薯给人家烤焦了,不着实挨顿打不算一回事。因为那个时候,就是一个烤红薯,也比金子还要珍贵啊。何况,饿透了的徐作栋,多么想吃上一两个烤红薯解解馋呀。最终,责任和诱惑战胜了恐惧,徐作栋咬了咬牙,抖了抖胆,硬着头皮进去了。
  到得锅腔前,小徐作栋用铁火钗翻腾了一下烤红薯,一股浓烈的香甜味直向他的鼻孔扑来,不知不觉地,小徐作栋就流下了口水。哇,真好啊,能吃到烤红薯了,兴奋的徐作栋竟然一时忘记了这座荒宅的恐怖,一心扑在香甜味美的烤红薯上。正翻腾间,忽听背后一声响动,徐作栋吓了一大跳,急忙别回头,就见在山墙跟一堆竖着的木材中,有一个东西从东窜到西,说这东西像个老鼠吧?个子又特别大,足有一只小狗那么大,说是只大猫吧?浑身红彤彤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,明溜溜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他。
  “我的妈呀!”
  徐作栋惊呼一声,扔掉手里的铁火钗,撒开小腿慌慌然夺门而出,一口气奔回家里。
  打那以后,徐作栋死活都不敢进那座荒宅了,直到现在。

    欢迎分享转载→ 祭学其文

    上一篇:天上人间

    下一篇:午夜打车的女人

    

    收藏本站 -美文好句 -情书范文 -名家散文 -节日祝福 -长篇连载 -校园美文 -励志语录 -原创随笔

    Copyright © 2017-2018 冲刺高考网 版权所有

    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